周口师范学院公共艺术与职业技能教研部

尊重经典,观照当下——谈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的守旧与创新

发布人: 王卫广    发布时间: 2019-11-27    浏览次数: 117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当舞台上古朴的半圆形屏风出完字幕,当探照灯打在屏风圈着的舞台中央,舞台上赫然出现了四个和尚,观众席中不禁有人发问:“咦?不是三个和尚吗?怎么变成了四个和尚?”笔者也和大多数观众一样,带着这样有违和感的疑惑开始看戏。老和尚起身,开始叨叨着什么,紧接着演员把屏风一分为二,移至舞台后方两侧,四个演员分别走向舞台四个角落坐下,随着老和尚的讲述,其他三个和尚逐一登场。看到此时,笔者和观众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 讲得什么故事呢?自然是《三个和尚》。观至此时,笔者开头观戏带着违和感的疑惑消失,反倒觉得有意思起来。可是新的疑惑又产生了: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是个老掉牙的套路,三个和尚又是个老掉牙的故事,可这二者结合起来,旧瓶装旧酒,却不因循守旧,反倒有些新奇好玩。因此,笔者想探讨一下这部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在经典作品改编方面的守旧与创新。

一、守旧:以高山仰止的现代审美传承经典

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的守旧主要体现在对经典的尊重和守护。首先体现在致敬经典,原汁原味讲述故事。致敬经典,体现在加设了“师父”这个老和尚的角色。创作者以很谦逊的姿态思考如何在当下的语境中讲述这个耳熟能详的古老故事,小心翼翼地添加了老和尚这个主要人物,既要创新,还要保持努力保持故事不变味不走样,这的确是当下舞台重塑经典的一个难题。“师父”的存在戏里戏外有两重涵义:第一重涵义就是高山仰止致敬经典,戏外认经典为师,这个“师父”笔者认为是1980年由阿达导演上海美术制片厂制作的美术片《三个和尚》;第二重涵义就是以现代审美传承经典,老和尚“师父”在戏里给小和尚讲故事的方式,不仅故事讲得好,还多了一重悠远的意境,仿佛“从前”那般云淡风轻,更重要的是在轻松诙谐的氛围中关照当下,给我们讲述在前行的路上时时检点自己,才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故事原来是“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一场大火让三个和尚于危难中见真情,从此团结协作。增加了“师父”后,是老和尚带领小和尚们回忆三个和尚经历的谚语故事,不仅要克服私心,更要回归初心,不单是讽刺,更具有了现实关照。所以老和尚给小和尚讲述三个和尚的故事,这个“旧”守得好,“师父”的角色增设得妙!

第二,《三个和尚》的守旧还体现在传承经典,提亮经典本色,发扬经典的传统魅力。首先,从人物形象的塑造来讲,仍然保持小和尚、胖和尚、瘦和尚的形象不变,服装设计仍然保持小和尚穿红袍、胖和尚穿黄袍、瘦和尚穿蓝袍的三原色不变,表演上保持生动幽默、简洁朴拙、含蓄隽永、灵动活泼的风格不变。三个和尚一小、一胖、一瘦, 分别代表了佛教中的三毒。一毒为嗔,指对喜怒的偏执。小和尚调皮捣蛋,敲木鱼戏弄师父,藏背包和卷轴戏弄师弟,又恐自己进入师门最早、年龄最小保不住大师兄的位置,处处耍威风。二毒为贪,指对欲望的执着,胖和尚贪吃贪喝贪练功,挥汗如雨、端桶豪饮、执着练功。三毒为痴,指对喜好的偏执,瘦和尚痴迷诵经,每日里经文长卷爱不释手。三毒皆因不明事理。而老和尚则代表了专治嗔贪痴的方法——戒定慧。戒治疗过分贪心,定培养内心的专注, 慧如实了解真相,不痴迷、不盲从。三个和尚在尊重经典原型的基础之上,由于老和尚的存在,渗入了佛理,提亮了经典本色,让人在看中顿悟,在笑中受益,这个“旧”也守得好!

其次,1980年阿达导演的美术电影《三个和尚》中的同名民乐合奏已经成为经典,而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在配乐方面的“守旧”是经典作品传承与创新的优秀范例。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沿用了电影中的民乐,仍分别用板胡、管子、坠胡去塑造小和尚、胖和尚和瘦和尚,仍用三个木鱼不同音高、不同节奏地敲击分别表现三个和尚的不同个性,仍用板胡、坠胡和管子轮流演奏表现三个和尚的分歧和争论,仍用板胡、坠胡、管子与乐队合奏表现三个和尚救火。但是由于老和尚的加入,在原来三个木鱼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一个木鱼,老和尚始终淡定有序地敲击,和三个和尚形成了节奏上的鲜明反差。此外,还为老和尚配以充满禅意的佛教音乐,也让老和尚有了代表性的音乐。于是,寺院深深,木鱼声声,梵音清唱,念佛诵经,声声入耳,丝丝扣心……难怪只有十六个字的台词,一切语言文字到行动面前都显得太苍白了。需要用语言讲述的,都付诸于舞台行动了,行动无法抵达的,都在音乐里了。

二、创新:用焕然一新的戏剧结构讲述故事

《三个和尚》从古老的谚语,到阿达改编的美术电影,再到民乐合奏、儿童歌曲,无一

不是故事开端讲述小和尚登场,发展讲述胖和尚、瘦和尚登场后,三人之间因打水展开冲突,故事高潮部分讲述意外引发火灾,结局是三个和尚同心协力扑灭大火。故事从头至尾、原原本本地一一展开叙述,这是非常典型的开放式戏剧结构。而“从前有座山”的故事的叙事策略也是典型的开放式的戏剧结构。可是,两者叠加在一起,当老和尚带着小和尚讲述《三个和尚》的故事时候,就变成了把过去的事件用“回顾”和“内省”的方式,通过回忆逐步交代剧情发展,这就成了典型的锁闭式戏剧结构。

于是,在看戏的过程中,老和尚在小观众们的心中,活像身边一个家长或老师,小和尚们种种顽皮的不着边际的荒诞行动,引起小观众的通感和共鸣,剧场爆发出一阵阵欢乐的会心的笑声。这种老套的剧情,通过老和尚的加入来巧妙设置,改变了戏剧结构,丰富了人物之间的关系,加深了人物之间的情感。原来的从头至尾叙述的老故事,由于孩子们烂熟于心,只能在冷静的旁观中受到些教益。而改编后的肢体动漫剧因为老和尚的加入,使得舞台上多了一位“导演”,小和尚们和观众都在老和尚的引导下忘掉熟悉的剧情,从原本熟悉的老故事中间离出来,随着舞台上剧情的展开,参与到小和尚们的成长中来,通过体验融入戏剧情境,诱发了良好的剧场效应。由于老和尚的加入,由原来对人性普遍弱点的讽喻上升到了对人生、历史、宇宙的一种哲理性思考,甚至是关于嗔、贪、痴的佛理性思考。原来侧重讽刺,现在有扬有抑,有鞭挞有开导,儿童剧《三个和尚》表现了不一样的胸襟和气象。

锁闭式的戏剧结构增加了原来的故事容量,三个和尚不断回顾前情,推动情节向前发展,集中地展现了三个和尚因挑水产生的矛盾。又利用回顾、突转和发现,让剧情的以螺旋式发展上升。随着胖和尚的到来,打破了老和尚小和尚之间的其乐融融,二人起先因水产生争执,又变成小和尚戏弄胖和尚,瘦和尚的到来,接着又变成了三个和尚的争执。结果,小和尚井边打水,发现被胖和尚喝的底儿掉,带来了二人舞台上戏水打仗的突转,继而小和尚通过藏包袱戏弄胖和尚将这个师弟引入山门,又带来小和尚和胖和尚抬水的矛盾突转,瘦和尚的到来使得剧情有了新的发现,小和尚、胖和尚通过抢经文长卷戏弄瘦和尚,三个和尚吃水的矛盾突转到最高点……在戏剧动作上升的过程中,戏剧节奏把控得也特别好。当三个和尚相互推诿扯皮,谁也不愿意多担待一些的时候,师父不发一言,独自取水让小和尚们喝,回来给徒儿们一一盖好被子,再去打水。此时的舞台温馨静默,一股暖流化作无形的力量缓缓凝聚起一盘散沙。紧接着突发大火,师父归来奋不顾身冲进火海去救三个小和尚,当三个和尚在惊慌混沌中发觉不见师父,戏剧动作再度上升,抵达最高潮,三人一起奋力救火救师父。在如此一系列游戏式的突转和发现中,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用古老的故事套路来讲述古老的传说这种旧瓶装旧酒的组合,反倒旧旧得新,不仅使原来的戏剧结构焕然一新,还超越了原来三个和尚的叙事体量,变为“从前有座山……”,使有限变无限,以至于“胸罗宇宙,思接千古”。

泰戈尔说“古老的种子,它生命的胚芽蕴藏于内部,只是需要在新时代的土壤里播种。”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就是在新时代的土壤里播种的古老的种子。该剧自2014年首演以来,演出了113场,收获了近5万观众的喜爱,演出足迹遍及五大洲的16个国家24个城市,让充满中华智慧的古老谚语在新时代焕发光芒。当戏剧落幕,欢笑声停止,对经典的改编却让人回过头来肃然凝视。它的守旧是以高山仰止的现代审美在传承,它的创新是用焕然一新的戏剧结构在讲述,既尊重经典,又观照当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经典改编的理想范本。

  

  

文章题目:尊重经典,观照当下——谈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的守旧与创新

真实姓名:靳娟娟

笔名:佳音

QQ442348114

联系地址: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文昌大道周口师范学院公艺部

联系电话:18236325511

身份证号:410803198305063527

银行卡号:6227002510070236194

开户行名称:中国建设银行周口分行文明路支行

个人简介:佳音,原名靳娟娟,河南焦作人,周口师范学院青年教师,戏剧戏曲学硕士,教课之余偶有评论和剧本创作,伴随孩子成长,开始关注儿童剧的理论和实践。


 

打印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Top